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物质资产 > 环境保护 >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

三星堆火了,央视连麦南派三叔,科班出身的考古队员却很生气,他们的意思很明确:我们忙活半天,让一个写小说露了脸,还是写盗墓的,天理何在?

我看考古队员有点玻璃心了,大可不必。都是推广考古,还分你的我的,让人笑话。何况做考古工作名利心这么重,很不应该。金代墓葬有言:“墓有重开之日,人无再少之颜。”多豁达。
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么?

 

今年报考考古学的孩子一定不少,一定要读一读《学习考古》这本书。

陈胜前教授的《学习考古》有着令人心醉的人文情怀。在《自序》中他提到:“我希望教育能够对社会建设有更大的作用。”他将之视为信仰,拳拳之心,观者无不动容。

因是博客集结成篇的缘故,文风不似专业的学术文章那样生涩,或幽默,或昂,或致远,或意味深长。还时常任性地例举小说或者电影的情节以抒发情感,偶有妙句,使人忍俊不禁。也难怪三联会将此书收入“新知”丛书。他自嘲考古是一项艰苦、冷僻、待遇低、风险高的工作,可能怕吓退有志于考古学的后辈,又言须发现考古学本身的乐趣。其用心良苦,言语由衷,实在是肺腑之言。
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么?

 

考古学是什么呢?陈教授说是想象出来的真实,如同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般。其实,但凡人类社会的种种哪个不是想想出来的呢?本尼迪克特·安德森写过一本很有名的著作《想象共同体》,详细叙述了国家与民族的起源来自想象。人文学科似乎大部分都是唯心的,像自然科学一样做到百分百的客观是不可能的。真就成了“吾心便是考古,考古便是吾心”了。

陈教授在行文中表达了对考古学的偏心,他引用伊恩·霍德的话:“历史学其实是考古学的一部分。”真是护犊子的心态,从中也可以看出陈教授对考古学深深的热忱。他也点名了诸如人类学、社会学、哲学、历史学等学科对考古工作的帮助,但他一针见血地指出,考古学是观察世界的方法,文化是理解人的关键。这其实把考古学从一门专门的学科,上升到了价值观的高度,前者是“术”,后者是“道”。以道驭术,以建设社会之初心从事考古工作,则其乐无穷,功莫大焉。
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么?

 

考古学是立足于人类社会的学科,在历史的遗迹之中寻找逝去的真相。然而沧海桑田,时光流转,真相或许早已灰飞烟灭。考古工作者需要做的是在客观存在的遗迹之上,最大程度地对历史真相进行合理地推测。器物本身存在,但器物地意义是人赋予的,古人的价值观以及语境是怎样的,现代人已经无法完全得知,唯有贴近古人去做出合理的推断。

陈教授说,以真理性来衡量社会学科与人文学科是狭隘的。国家与民族是想象出来的,研究国家与民族之历史的考古学自然也没有绝对的真理性,正因为如此,历史扑朔迷离的真相才会呼唤一批又一批的好奇心患者,投入到这项艰苦却令人着迷的工作中去。人或许可以耐受贫穷,但是很少有人耐受人生毫无意义。学习考古会建立起宏大的历史观念,个体的意义将被消解。
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么?

 

如何找到学术的意义呢?对于考古学来说,大处是人,而不应该是物,研究物最终也是为了研究人。陈教授将科学、社会学科与人文学科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:科学求真,社会学科求善,人文学科求美。中国的考古学的起步非常晚,最开始是替外国人打下手,慢慢开始建立自己的考古专业和队伍。

但是在某些方面还有不完善的地方,在西方考古界广泛应用的哈里斯方格,在中国考古学界很少应用。中国考古研究更重视陶器的排队工作,对地层单位的排序分期关注不够充分,这可能与中国人数学思维与逻辑思维不够强有关。从事考古工作的人要有系统的认知,拼合发现的零碎材料是远远不够的,要建立可“一叶知秋”的框架,如此便能更准确地推论考察地结果。没有框架的指导,如同盲人骑瞎马,黑夜临深渊。

社会学科所提供的框架中,与考古学关系最密切的是历史学与人类学,心理学、经济学、社会学也在某些方面为考古学提供了框架。没有框架,积累事实不会带来有价值的认识。没有对框架的反思,我们也就失去了对学科发展的自觉。没有这些,考古工作不仅失去了意义,也失去了乐趣。考古学研究不能忽视关联性,须闻一知十,举一反三。正是通过关联性,考古学有了人类第一个历史年表。没有对关联性的主义,也就没有近代考古学。
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么?

 

在近代考古中,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完整地揭露遗存的平剖面关系,还原古人最初的生活图景。过程考古学希冀从遗存之中探究前人的生活行为,实验考古、行为考古应运而生。当然,当代的某些少数民族群落,或者太平洋中某个原始的部族社会提供的行为参考,不比学者的推论差。理解古人的生活方式的核心是体会当时的语境,语言又变化万端,多有以意逆志的嫌疑,同时要理解古人的历史局限性,切莫以今天的价值观去衡量古人。

每个时代的价值观又是如何刻印在当时人们的心里的呢?这便是文化习得,衣食住行都是文化的潜移默化,这听上去像禅宗思想,不过事实确实如此。拿中华文化来说,汉语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,只要会说中国话,你的思维方式就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。
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么?

 

当然,最后也要落实到文化实体上,考古学为其他学科的实用方向提供了理论支持。如何以考古学恢复中国之美?首先要为中国考古正本清源。中国考古学的源头是金石学,要保留相当的物质材料,延续我们的人文血脉。文化系统中生计方式研究可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:人骨材料,用以研究古人的饮食结构;动植物遗存,动物是否被驯化,各自的比例与来源都是重要的研究指标;工具组合,用以研究生存方式;特征器物,用以研究社会形态;遗址或聚落形态,用以断代。

中国的考古学起步于半殖民地半封建时期,注定有浓厚的民族主义倾向,国人需要从中找回民族自信。李济一代开山宗师研究彩陶也是为了否定“中国彩陶西来说”。家国情怀是民族传统,加之中国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,所研究的对象多是宏观之物。陈教授说,中国中产阶级日渐增多,考古学会有“生活转向”,我不大认同。他以日本做比对,有失偏颇。日本是岛国,土地支离,文化单薄,自然越研究越“小”。中国可供研究之物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况且“家庭转向”是小道,不合符中国人的精神传统。
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么?

 

我国的考古学要坚持中国特色,要明白文化的差异并不能使中西方考古完全兼容,恢复民族文化的自信。西方的考古学是向外延展,中国的考古学是向内的,本质上是文化的不同。中国自古就是文化中心,注重文化的传承。所谓:“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。”西方则相反,充满了侵略性和扩张性。中国考古学在当代要不断进步所提出的方法是反向创新。在学习他国经验的基础上,根据自身情况创新。

西方的考古学根本上是根植于新教的资本主义伦理精神,与基督教一脉相承,是与西方文化的血液融为一体的。中国本质上是没有全民信教的传统的,我们是实用的,务实的。西方考古的发展都有与之相对应的思潮,如果机械性地学习便是削足适履。

三星堆火了,考古队员却生气了,考古到底考什么?

 

中国的考古学底子很薄,需要以点带面地发展优势领域,重新发掘金石学这一考古学的宝藏。 《学习考古》并不局限于具体的考古方法论指导,更多的是以近乎散文笔法漫谈考古的初心、意义、课程学习的过程,苦口婆心,由此看出,此书是专为有志于考古学的莘莘学子而作,有些地方甚至有点迂腐得可爱。书中提到北宋大儒张载的“横渠四句”:“为往圣继绝学。”可说是身居象牙塔的考古教授的内心写照了。